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曝光私生子身份 txt-第476章 煙火之味

大唐:開局曝光私生子身份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曝光私生子身份大唐:开局曝光私生子身份
“我……”秦寿有些无语了,看来刚才他们几个说的那些话,隐含深意啊。
好,这次我为了做生意,我又忍下了!
最后,秦寿让人准备了五套香水,拿了十坛子酒,拿着吃火锅的器物和调味料就去了鲁国公府了。
万年县郊区的距离和长安城的距离就相当于市区到市郊那样。
拉着牛车出去,现在的长安天花疫情已经基本完全控制好了,街上也恢复了热闹和叫卖声,一片人间烟火之味。
有波斯,大食,西域等国的商人,长安城是丝绸之路的起步点,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城池。
因为有了丝绸之路的发达,现在李世民的此时,大唐已经和多个国家都建立了完美的贸易往来关系,为贞观中后期和盛唐时期的盛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最让秦寿激动不已的是能有煤矿,那就带边是有石墨矿和铁矿石和的,石墨矿要是和黏土形成了,那就是石墨增埸了。
铁矿石的作用可以是用来提炼生铁,炼铁。
硫矿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化学原料,主要用途生产硫酸和硫磺,硫酸用的比重最多,而且化肥的重要原材料就是硫酸。
而石墨增塀,具有耐高温、导热性能强、抗腐蚀性能好,使用寿命长等特点。在高温使用过程中,热膨胀系数小,对急冷、急热具有一定抗应变性能。
对酸性、碱性溶液抗蚀性较强,具有优良的化学稳定性。
主要用来熔炼紫铜、黄铜、金、银、锌和铅等有色金属及其合金。
要是有了这些原材料的话,按照秦寿心里的想法的话,也不是不能发展起来一定的冶金革命,让大唐现在本就非常先进的冶铁技术,再上几个台阶。
越是往着长安城里面走着,那些商人们就越来越多,不但是有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全世界各地的商人也不少,有骆驼和牛马,但是这些人在大唐这里都是带着和善的笑容的。
而这些大唐子民们在见到这些异域的番邦之人,一个个的都是挺直了腰板的,看到那些人的时候一脸的自信骄傲,这些骄傲自信,是大唐给他们的。
煌煌大唐,物宝天华,物产富饶,国家强盛,百姓们的这些自信也能看出一个国家的底气,这才是天朝上国子民该有的风釆。
这就是万国来朝的骄傲和自信!
秦寿看到这个时代,看到这个时代的子民,不禁有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
大唐盛世是后世多少人都想回来的朝代,是华夏最为自信最为开阔的时代,多少人都想认真的看一看那被无数的文人们歌功颂德的大唐盛世是何等霸气辉煌的,今天,秦寿就看到了!
很快,秦寿就来到了鲁国公府。
独眼龙过去敲了一下门,然后程家的管家就走了出来了。
一看到是秦寿,还有身后的那一车的礼物,一下子就露出了笑容来。
“我说今天怎么一大早的就有喜鹊在门口叫呢,这不是李公子吗?来,来,快请进!还带礼物,你看你真是客气!”
管家客气的说道,话是这样说,可是却对着家里的家丁们摆了摆手,让他们把礼物都搬进来。
现在这个点,程咬金还在太极殿上朝了,刚好程处默在家呢,他的同母兄弟程处亮也在。
“处默兄弟,处亮兄弟啊,哥哥今天来,是有个生意想要和你们谈一下!”
秦寿一看到程处默兄弟俩以后,就一手拉住了兄弟俩一人一个,亲切的笑着说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仁是失散多年的东西。
“生意?什么生意啊?”
程处默有些疑惑的问道,一直都听说秦寿很会赚钱,很会做生意,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这个生意呢,我思来想去的,我还是觉得我要跟你们家做才是最好的,毕竟咱们也是熟人了。就是不知道你们是否会给我这个面子。”
秦寿表现出来略有些担心的口气说道。
“辰弟啊,你不妨直言,咱们毕竟是熟人了,有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谈的。”
禁爱总裁,7夜守则
程处默笑道,刚才他也看到秦寿送过来的那些礼物了,他就喜欢秦寿这样的人,敞亮啊!
不愧是陛下的亲戚,就是大方啊!
“辰哥,这个不知道你是中意我家的什么产业呢?”程处亮也问道。
“你们家,在我李家庄的附近的将军山,我呢,想要扩展一下我李家庄的位置,所以我打算收购这个地方,你们意下如何?”
秦寿看着他们,开门见山的就说道。
“将军山!”
九尾狐 小说
程处默念叨着这个地方和程处亮对视了一眼。
他们家现在也没有这么多庄户,那里平时也没有人在那,可以说就是一个荒地,鸟不拉屎的一个地方。
虛空吟唱者 小說
现在秦寿要是不来说,他们都快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地方了。
在贞观元年的时候,陛下把那片地方赐给他们家,那片地方也种不上什么庄稼。
但是后来说那里能有铁矿,再后来又说并没有铁矿。
听说有铁矿到确定没有的那段时间的时候,老程家实在是太嚣张了。
后来确定没有的时候,老程家的脸就被打的有多疼。
所以程咬金一直都觉得那个地方克他老程家,对老程家不利,所以程家也不管。
现在居然还能听说有人要来买那块山。
这不是傻子吗?
有钱能不赚吗?
“来人,上茶,都是饭桶吗?快上茶,最好的茶!”
程处默当即就骂道。
秦寿赶忙说道:“白开水就可以了!”
孙默默 小说
大唐的那些加了葱姜蒜末胡椒粉的茶,他还是不喝的好!
“哥,那个将军山那块地,不是……”
程处亮也记得了,赶忙说道。
“闭嘴!”
程处默怒斥了一声,好不容哟有个人能来接手那块地,自己可见绝不能让程处亮这孩子坏了好事了!
“将军山,你看,将军山是吧,我们家正好就是当将军的,可是还靠近渭河。”
但是该坑的一定坑。
“那个地方,没有十万贯免谈的。”
程处默一副非常可惜的说道。
一边的程处亮都傻眼了,我去,兄长的心什么时候这么黑了?
兄长不是最喜欢和他称兄道弟的了吗?
还时常说他是个宽厚可交之人!
但是兄长坑起他来,真的是一点都不手软啊!只是不知道兄长的良心会不会痛。